8、滕一般家庭抽肥縣血戰

城外的日軍在吃中午飯,他們坐在沙河岸的柳樹下,手裡端著鐵飯盒子。王銘章在望遠鏡裡看得清楚。他對張團長說,讓城裡的將士們趁敵人沒有進攻時,也抓緊時間填填肚子,下頓飯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吃到嘴裡。士兵們正忙著修補陣地工事,他們把東關城內幾傢鹽店、糧行的鹽包和糧袋全扛瞭出來,一兩千個麻袋包子,堵在寨墻的缺口正面。士兵們聽到吃飯的命令,這才擦擦血汗,把鄉親們送的饃和餅拿出來咬上幾口。擔架隊將受傷的士兵抬到臨時搭建的戰地醫院,又把死難者的遺體搬運到東關村莊的一片空地上。

他們還沒有掩埋好那些士兵的屍體,日軍的飛機便開始又一輪的轟炸。18架飛機朝滕縣一次次地投彈,爆炸聲響得讓人心顫,真要有膽小的早被飛機的轟炸聲嚇死瞭。守城士兵最怕日軍的飛機轟炸,雖說它炸塌的是房屋,就殺傷力來說,它遠比不上日軍的大炮和機槍。但是,它那兇猛的架勢卻給守城士兵造成巨大的心理和精神上的壓力。

一輪飛機轟炸之後,緊接著便是敵人的大炮。他們還是把目標對著東關,圍著東關那個缺口,幾百發炮彈落瞭下來。炮火一停,日軍仍然按上午的方法,朝缺口進發。特務營嚴營長仍按以往的打法,命令第2連向敵群投擲手榴彈。日軍連續五次進攻都被守軍的手榴彈打垮瞭,缺口邊又留下100多具日本兵的屍體。

日軍發動第六次攻勢,他們集中炮火,又派10架飛機,先在缺口周圍轟炸和掃射,企圖趕走或炸死缺口兩旁的守軍。同時,敵炮火轟開瞭東門。城東門炸毀之後,炮火向縱深射擊,阻止守軍向東門增兵。

日本步兵采用波浪戰術,一撥三排向前推進,前後重疊形成梯形。他們拿出武士道的看傢本事,第1排倒下去,第2排還在前進,旁若無人,隻管進攻沖鋒。皮鞋踏在幹土上,卷起一團濃濃的黃土塵。第1排被守軍的手榴彈炸得人仰馬翻,倒下去30多人。可是日軍的小鋼炮打得很密集,東關缺口兩旁的守兵幾乎全部犧牲。嚴營長急忙又調1個連上去,就在他們立足不穩時,日軍的第2梯隊從缺口處沖瞭進來。

三四十個日本兵同1個連的守兵展開瞭肉搏戰。日本兵訓練有素,拼刺刀是他們的強項。三四個中國士兵有時還對付不瞭1個日本兵。在東關廢墟上,3個守兵圍住1個日本兵,1個守兵撲上去抱住日本兵的腰,旁邊的守兵用刺刀或大刀劈砍著日本兵。

在一堆爛磚頭旁,一個矮個子日本兵連刺3個守城士兵,被刺穿肚子的士兵用手緊緊抓住肚子上的三八步槍,死不松手。日本兵使出吃奶的力氣,也沒能將槍抽出來,急得哇哇直叫喚。在一旁受傷的中國士兵咬著牙從地上爬起來,肚子上的腸子掉瞭出來,他握住一把大刀,猛地朝日本兵的腦袋劈去。敵人的腦袋像西瓜,啪地一聲,炸開瞭紅瓤。兩個受傷的中國士兵目光對視瞭一下,嘴角上露出瞭一絲微笑,然後撲到地上。

兩個守城士兵被兩把閃著寒光的刺刀逼在墻根下,手裡的大刀片折斷瞭。他們扔掉刀柄,在刺刀插向他們胸膛的瞬間,拉響瞭身上的手榴彈。沖過去的三四十個日本兵全被消滅在這塊廢墟上。

英勇的41軍特務營幾乎全部壯烈犧牲。

在東關最危急的時候,張宣武團長把團預備隊調瞭上去,何經緯連長帶領3個排奔赴到東關。是老天給守城部隊幫瞭忙,日軍第3梯隊湧進東關的時候,天已黑瞭下來。日本兵沒有能力擴大戰果,他們隻好搶占工事陣地,企圖依托工事進行堅守。

必須把這股敵人消滅掉。張宣武認為,不把盤踞在東關工事裡的日軍打掉,一旦第二天城外日軍進攻,讓他們內外配合,局面就不好控制瞭。於是他命令城墻北面的第11連張進如連長,要他同何經緯連長一道,把那股敵人消滅掉,不把幾十個日本兵消滅,就不要回去見他!

張進如作瞭戰地動員,全連士氣高漲。可是手裡的槍不管用,像火藥獵槍一樣,打出的槍聲嗵嗵嗵地響,沒有什麼殺傷力。戰士不用槍打,扔手榴彈。一陣手榴彈後,他們舉起大刀朝日軍猛撲過去。

11連傷亡70多人,還陣亡瞭兩名排長,但是他們完成瞭任務,40多個日本兵沒有一個活的,全部被消滅掉瞭。東關陣地又回到瞭中國軍隊的手裡。

天黑透瞭,進攻和防守的戰鬥也停歇下來瞭。圍在滕縣外圍的日軍,不一會兒就朝天打上幾顆照明彈。照明彈亮得刺眼,強光劃破黑暗,把城內外照得如同白晝。

一整天的激戰,滕縣遭到上萬發炮彈的轟炸,民房大多已經坍塌,到處都有火光,黑煙滾滾,屍體被燒焦,氣味很刺鼻。守城的將士顧不得那麼多,他們有的抱著大刀,有的挨著手榴彈箱,有的倚在墻根上,有的靠在麻袋包上,疲憊地睡去。

還在休息的守城士兵被一片雜亂的腳步聲和喊聲驚醒瞭。

隻聽有人興奮地呼喊著,援兵來瞭,我們的援兵來瞭。

王銘章急忙束上皮帶,領著他的警衛排跑瞭出來。莫非是湯恩伯的20軍團到瞭?他讓人通知張宣武,傳令兵說張團長已經過去瞭。王師長到北門以後才知道,進城的援軍不是20軍團,而是124師的370旅和372旅。

滕縣外圍戰打響的時候,第370旅在深井阻擊敵人。由於日軍聯隊火力太猛,兵力強大,第370旅遭到重創,難以堅守,王銘章師長又調第372旅前往支援。後來進攻深井的日軍不斷增兵,致使兩旅傷亡嚴重,便撤退到深井至滕縣的大塢、小塢一帶。他們抵抗1天後,於半夜轉到滕縣城邊,悄悄從圍在城外的日軍的縫隙中穿過。

兩個旅進到滕縣的兵力不過3個團,其作戰部隊隻有740團和743團。進城來的呂旅長和曾旅長向王銘章師長敬禮,向他簡要地報告瞭深井、大塢、小塢的戰況。中將師長王銘章同他們握手,表揚他們作戰勇敢,竟把敵人阻擊瞭兩天,瞭不起呀。接著王師長把滕縣的情況也向兩個旅長作瞭介紹。

長官們正在說話的當頭,團長張宣武大聲報告,說他727團的兩個營也從北沙河防線回來瞭。第1、2營進到滕縣後,便同3營百十名戰友擁抱,他們興奮得流著淚,相互之間鼓勵著,這輩子還能見上一面呀!聽說你們打得不錯啊,真不愧是英雄團的兵!

1營長見到3營長,他倆擁抱瞭幾下。1營長一拳砸在3營長的膀子上,他說,老兄,你還活著呀?來的路上我還在想,千萬別提前報效國傢啊,總得等我一道不是?3營長爽朗地大笑起來,他說,報效前總得再找幾個日本兵墊墊背呀,否則不夠本嘞。

王銘章見他們這麼樂觀,打心眼裡高興,老子帶出來的兵,個個都是好樣的。他一步跨到跟前麻袋壘的工事上,向周圍官兵大聲訓示道:兄弟們,滕縣的父老鄉親們!我們守城的官兵都是好樣的,全是鐵打的漢。我們這麼一點兒部隊,憑著手中的破槍,硬是把日軍第10師團擋在瞭滕縣城下。現在又來瞭124師的730旅和732旅,還有122師的727團。城裡又增添瞭3?000官兵。隻要我們撐過明天,湯軍團的援軍就來瞭。到那時候,我們內外夾擊,一定把磯谷師團打回老傢去。弟兄們,有沒有信心啊?

滕縣全體官兵齊聲高喊:有!有!有!還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。將士們的口號聲地動山搖。城外的日本軍隊不知城內發生瞭什麼事,一連打瞭七八顆照明彈。

攻打滕縣的日軍指揮官沒有睡覺,國民黨軍的幾股人馬突然溜進滕縣,被他們察覺瞭。磯谷師團長對此很不滿意,他嚴厲訓斥負責警戒的日軍大隊長。要求進城的所有中國軍隊一個都不能放出來,更不能讓他們突圍出去。大隊長左一個立正,嗨,右一個立正,嗨。然後出門組織巡邏任務去瞭。

讓磯谷不滿意的不是這件事,而是打瞭幾天,竟沒有攻破滕縣城池。反而還被中國守城軍隊打死幾百日本士兵,整個師團的傷亡數字讓他暴跳如雷。出兵中國,他的師團第一次遭遇這麼頑強的抵抗。大本營不斷來電催促他,這讓他感到很沒有臉面。南京偌大一座城,幾十萬國民黨軍隊,別人也才用瞭不到三四天的時間。滕縣算什麼?屁股大的地盤,竟讓他這支號稱鐵軍的第10師團費瞭那麼大的勁兒。這要是說出去,還不叫別人笑掉大牙啊。

所以,磯谷對外封鎖消息,也不向大本營報告戰況,他隻要求自己的部隊明天拿下滕縣城,18日朝北進發,同板垣征四郎會師臺兒莊,並一舉摧毀徐州防線,打通津浦路。達不到目的,剖腹以效忠天皇。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台中抽水肥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【9】【10】

(責任編輯:肖靜)




告別 文革
建國以來歷史決議 出臺幕後台中通馬桶價錢
2012年春天,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閉幕後,國務院總理溫傢寶照例答中外記者問,在談到政治體制改革和王立軍事件時,多次強調須反思 文革 ,兩次提到在歷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《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》。這個決議徹底否定瞭 文化大革命 ,實事求是地評價毛澤東的歷史地位。
回顧30年前決議出臺幕後的曲折艱辛,反思新中國成立以來曾經走過的彎路,或許我們今天能夠更好理解溫傢寶的語重心長 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,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, 文化大革命 那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。
本期目錄 在線購買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AUGI SPORTS|重機車靴|重機車靴推薦|重機專用車靴|重機防摔鞋|重機防摔鞋推薦|重機防摔鞋
AUGI SPORTS|augisports|racing boots|urban boots|motorcycle boots
一川抽水肥清理行|台中抽水肥|台中市抽水肥|台中抽水肥推薦|台中抽水肥價格|台中水肥清運
X戰警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專業網|多鏡頭行車記錄器|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|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|多鏡頭行車紀錄器影片
台中抽水肥專業網|台中抽水肥|台中市抽水肥|台中抽水肥推薦|台中抽水肥價格|台中水肥清運
台灣靜電機批發工廠|靜電機|靜電機推薦|靜電油煙處理機|靜電油煙處理機推薦
優美環保科技工程-靜電機,靜電機推薦,靜電機保養,靜電機清洗,靜電油煙處理機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yg408l8e8 的頭像
byg408l8e8

梔子花的網購清單

byg408l8e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